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黔中野草的博客

热忱欢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春天的美丽、夏天的狂热、秋天的收获、冬天的刚毅! 曾经有过当兵的经历,直到现在还不时回忆起那一片军绿。 建筑工程兵53师独立第131团九连战士,响应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在当年河北邯郸峰峰的总字355部队水泥厂9连当了4年多工程兵,复员以后又在贵州的三线中央企业干了30多年的航空总装试飞工作。 人生如汽车——后视镜小,那是因为你看到的已经是过去。前风挡大,那是你要着眼未来。

童年的记忆(续)  

2009-10-09 10:21:2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很快就到了1959年,二哥当盲流去了东北,在鞍山钢铁公司当炉前工(这些当然是后来才知道的)和他一起去的还有村里的另外一个本家的侄子(我在村里的辈份相当大,因为当时我们家在村里属于比较穷的那种人家),哥哥在鞍山找到工作以后家里就剩下父母亲和我了,这时候我们全家就远走东北沈阳(大哥当志愿军复员以后已经在沈阳的航空工厂工作,即现在的沈阳飞机工业公司),去了以后,父母亲就在离抚顺不远的一个小村庄(我的记忆里好象叫王庄或者叫王村)住了下来,就以务农为生(好象那时候根本不存在就业的问题)。在我的记忆里,去我们住的那个地方要是从东陵走要在离东陵还有一站的地方下车,往南过一条小河再走大约半小时就到了,但是相对比较麻烦,要倒好几次车。坐火车的话,坐到深井子下车往北走8里地。那个村子里有很多朝鲜人(不知道是朝鲜人还是朝鲜族人),我们一起相处的很好,家里有什么事都互相帮助。在那里,我又上小学了,在我的同学里和我玩的一个比较好的同学叫刘宝库(当然已经有50年没见面了),我们一起到生产队的地里看大人们劳动,一起到村边的河里洗澡,一起和其他的孩子玩耍。在沈阳的那一段时间里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因为调皮,甚至惊动了沈阳的警察了。我生性好动从来不喜欢在家呆着,有一次没上学,我就跟母亲说要去沈阳找我哥去,结果就自己走路到深井子,坐上了火车(那时候客车很少,一般都是坐闷罐车,我还小上不去,是列车员阿姨把我拉上去的,反正也不用买票)到了南站以后(那时候还没现在的沈阳北站,我的记性相当好,只要是走过一次的路我就不会迷路)下车顺着黄河大道一路蹦蹦跳跳向北,过北陵,到了位于皇姑区的三台子,找到我哥家(这时候还不到中午的时间,哥哥还没下班,只有嫂子自己在家)嫂子看见我来了感觉很惊讶:你怎么来了?自己来的吗?你哥还没下班呢,去找你哥玩去吧。我哥上班的地方离家不远,可就是因为嫂子的一句话,我的心里感觉很不舒服:我为什么不能来呢?就没去找哥哥,而是选择了回去。我从家里出门的时候身上只带了一毛钱(反正坐车又不花钱),从三台子出发坐车到了小东门,那里有拉洋片的,花了五分钱看了一会儿拉洋片的,又花了两分钱租了一本小人书,看完了,就自己慢慢的走,看见去东陵的车来了就跳上去了。也可能是一天的劳累,也可能是一天没吃东西,在车上就睡着了,本来要在离东陵还有一站路的地方下车的,因为睡着了,一觉就睡到了终点站——东陵,那时候还在睡,卖票的阿姨看见车上还有一个小孩没下车,就把我喊醒,问我怎么不下车,我爬起来就往回跑,一路上连走带跑原来可以走过去的小桥(与其说是桥,倒不如说是一个铁架而已)因为连饿带累竟然只能爬过去,不管怎么说,还是过去了,一边走一边还在想白天的事情,眼看着我住的村子就要到了。没想到这时候家里已经翻天了。中午我哥下班回家以后嫂子看我哥一个人回家,就问:你弟弟怎么没跟你一块回来呢?我哥这时候才知道我已经进沈阳了,到处没找到以后就赶紧报案(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在诺大的沈阳走失,那后果是很严重的,好在那时候还没拐卖人口的)报案以后就立即赶往我和父母亲住的地方,这时候父母亲还不知道沈阳发生的事,还以为我去哥哥那里了呢,直到哥哥找到家里以后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后来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从那时候起,父母亲对我反而不管那么严厉了,我可以随时去沈阳玩了,只要是星期天,就可以自己去沈阳走一走反正来回的路已经走熟了。

               

            

 

就这样,我在沈阳住了两年的时间,后来一件偶然的事情,我又回到了我的老家河北省。

我回到老家的时候正是三年自然灾害其间,日子当然过的非常辛苦,不过那时候我还小,对于大人们要考虑的事情我是不会考虑的,反正每天只知道上学,吃饭,睡觉。

回家以后我又上学了,那时候的老师姓陈,他平时也不怎么管我们(用现在的观点看就叫做不负责任),我们感觉都挺好玩的,但是有一次就不好玩了,上学总得考试啊,因为平时老师教的也不认真,我们学的也不努力,一到考试的时候问题就来了,卷子(当时都是老师自己用手写的)上的题大部分不会做,所以就被老师给揍了一顿,回家以后又被母亲和哥哥打了一顿(那时候的家长不像现在这样他们始终认为既然老师要打你,肯定是你在学校犯错误了老师才会打你,既然在学校里犯了错误,那回家以后还要被打)。可能也就是从哪个时候开始,我的学习成绩上升的非常快(其实我是很聪明的,只是平时爱玩,不愿意学习)自被老师打了以后可能知道该打学习也比以前用功多了,1963年,我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完小(当时的学校很少,每个村都有小学,要上五、六年级就得上完小,那时候一个公社几十个村子只有一所完小)。

在上完小的两年里大概是我一生当中最最艰苦的时光。

走进完小,我被分配到35班(当时我是班里最小的学生之一,年仅11岁),完小离我们村有9里地,那时候还没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完全是田间小道。那时候的9里地在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说,天天就像长征,而且学校抓的特别紧。每天是早上7点钟开始上课,晚上在教室里看不见写字了,就搬板凳到院子里看书,什么时间在院子里也看不见字了,老师就宣布放学,这时候我离家还有9里地呢,趁着天还有一点点亮,就像疯一样使劲跑,为的就是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能尽可能的多走一段路,其实那时候我还有一个同学,只不过她是个女的,比我高一年级,但是我不能跟她一起走,原因有两个,第一、她家是富农,成份不好免得被人家说。第二、男女有别,那时候我们那个地方的人封建得很,如果被人家看见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晚上一起走路的话,你就会被别人的口水淹死,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我们就不能走到一起,我知道,她也害怕,我们走路的时候尽量不离的很远,但是绝对不一起走。特别是有的时候放学晚了,走夜路的时候会惊动夜行鸟,当鸟飞起来的那一刻,我们会吓得头发都竖起来,立即飞跑起来,直到跑不动了为止。有的时候那个女生的父亲会到半路来接她,这个时候我也会跟着沾光,毕竟大人会照顾小孩子,领着我们一起回家。

当早上上学的时候,天不亮就得急急忙忙往学校赶,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迟到,我们的老师很厉害,如果迟到的话,他是不会让你进教室的,随便你怎么喊:报告,他还是在那里慢慢的讲课,什么时间一节课完了,他就会喊你到他的办公室去狠狠的批评一顿,所以有很多时候,我到学校以后站在教室外面一听上课了,会马上往回走,特别是冬天,在教室外面站一节课是很难受的。但是不进教室也不是要回家,也不敢回家,就到哪个村子里的看地的屋子里(我们那个地方叫场院屋)自己坐在里面看书,做作业,中午就把带的干粮吃完,没有水,就到外面抓雪吃。一直把当天老师要讲的课看完,把当天的作业做完才敢回家。

老师对学生异常严厉,在课堂上如果谁敢上课讲话或者是不好好听课的话,老师是绝对不会客气的,粉笔头、黑板擦、教鞭甚至门上的锁头无所不用。老师长时间练就了一手绝活:他讲课的时候只要听见谁在讲话马上捡起讲桌上的东西朝你扔过来肯定正中你的脑门,学生经常被打得头破血流。被打的学生回家以后还不敢跟家长说是被老师打的,只能说是自己不小心碰的。因为那时候的家长的人权观念远没有现在的家长这么高,他们始终认为,老师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打学生的,你在学校里肯定是调皮捣蛋了,家长还要收拾你一顿(绝对没有现在的家长会领着孩子找老师算帐为自己的宝贝讨公道的现象)。那时候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就是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老师看管了,观念就是这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时候的老师的社会责任心是很强的可以说他们把百分之百的心思都用到了孩子身上(可惜那时候还没有教师节,也没有一个学生给老师送花之类的)。

严厉对学生来讲,在某种程度上对学生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对于那些调皮的孩子来说,单纯的教育可能还不如打他一下来的好,在我就读的完小,严厉的老师可能就我们班有两个,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班有35个学生考上县中学的有13人,另外一个班36个学生只有2个人考上(我说这个的目的不是说老师打学生就一定是对的或者说是必要的)。

在那两年里最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是1964年的冬天,哥哥参加了四清工作队,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母亲去了沈阳我大哥那里,家里就剩下我自己一个人,既要喂鸡,还要喂猪,早上还不能迟到,晚上回家又很晚,常常是回家以后那些鸡已经回窝了,猪也早就睡着了,我得天不亮就得起床先做饭自己吃了,然后再喂猪,鸡还没起床呢,临走的时候就在院子里抓几把玉米扔在地上,鸡们起床以后自己吃吧。好在那时候邻居们很帮忙,经常帮我喂猪喂鸡的,要不我自己无论如何是忙不过来的。就在那时候我自己学会了做饭吃(当然也谈不上能做什么好吃的,只能是将就能吃就是了),所以我的自理能力很强,就是那时候锻炼出来的。当时我们县里只有三所中学(县城的阜城中学、古城中学、崔庙中学)除了处于县城的阜城中学以外,其他两所中学都没有高中班,当时大家都以考取阜城中学为最大的荣誉,有的人甚至像现在的高考一样,年年去县里考高中,因为那个时候,只要能考取高中,就能吃商品粮了,也就意味着进入了脱离了农村生活。经过两年的艰苦努力,我以考试成绩第一的排名顺利的录取到当时我们县里唯一的一所带高中的中学­——阜城中学。从此进入了我的中学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2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