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黔中野草的博客

热忱欢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春天的美丽、夏天的狂热、秋天的收获、冬天的刚毅! 曾经有过当兵的经历,直到现在还不时回忆起那一片军绿。 建筑工程兵53师独立第131团九连战士,响应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在当年河北邯郸峰峰的总字355部队水泥厂9连当了4年多工程兵,复员以后又在贵州的三线中央企业干了30多年的航空总装试飞工作。 人生如汽车——后视镜小,那是因为你看到的已经是过去。前风挡大,那是你要着眼未来。

童年的记忆  

2009-10-09 10:11:5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的时候,我经常听母亲跟我说,我记事特别早。甚至很小很小的时候的事朦朦胧胧就记得。

我甚至记得我们家有一头大黄牛,后来母亲告诉我,我们家有黄牛的时候那时我才刚刚一岁。但是我对奶奶却一点印象都没有,据母亲说,养大黄牛的时候奶奶还在呢。

    父母亲过世早,没有听见过老人家的唠叨,但是岳父的唠叨我可是领教过了。从他的爷爷、姥爷、他的老岳父以及他小的时候的事情无一不记得清清楚楚,还经常喋喋不休的给我们讲。我还想:过去的事情他怎么就记得那么清楚呢?现在轮到我了。

    俗话说:现在的事记不住,过去的事忘不了,那就证明人老了。

 

                                             

六岁的时候我就走进了学校,那一年正好赶上三面红旗的年代。

我的启蒙老师傅叫王炳臣,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那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

我的最早的母校的教室是村里一家富农家的正房,王老师就住在西偏屋里。

我,就“坐”在教室里黑板下面角上,我的课桌就是农村一个冬天生火取暖的土炉台,席地而坐。要看黑板上的内容还得站起来走到黑板跟前才能看见上面写些什么。

当时的教材相当简单,就一本语文,一本算术(现在从小学就叫数学,我那时候到了初中才叫数学,当时还感觉挺新鲜的)。当时我记得学语文的第一课就是认字:上、下、来、去…….,算术就是学数数123、4… …。音乐课就是学唱歌(好象我学唱的第一首歌就叫“大跃进歌声振山河”歌词好象是:年年我们要唱歌,比不上今年的歌儿多… …)。劳动课就是出去干活,帮生产队上干活(不像现在的学校里的劳动课光说不练居然连劳动课还有书)。

当时王老师有一个戏匣子(后来我们长大了才知道那叫收音机),那里面居然会说话,有的时候还有唱歌、唱戏的,下课以后我们经常到老师屋里去听戏匣子,感觉挺有意思的。王老师待学生们非常好,说话慢声细气的好象怕说话声音大了会吓着我们这些小孩子。上劳动课的时候他会带着我们去生产队的地里去劳动。比如,拾拾麦穗啊,拾拾落下的玉米啊之类的,孩子们都感觉挺好玩的。

我上学的时候正好赶上咱们国家第一批学习汉语拼音。所以我的汉语拼音我自己始终感觉是学的最好的了

在我的上一年级的时候,二年级的(他们那时候学的还不是汉语拼音,还是注音字母)语文书里有一课,我到现在还能记得清清楚楚,课文的名字叫“狐狸和狼”。意思是说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狐狸到处找吃的,这时候看见一个渔夫拉着一车鱼,狐狸就装死,渔夫看见路上有一只死狐狸就说,这不错,狐狸的皮可以给老伴做一条皮围脖,就把狐狸扔到车上,高兴的哼着小曲赶车,这时候狐狸就把车上的鱼一条一条的扔下来,然后就把鱼叼进自己的洞里,慢慢的享用。

这时候狼看见了,就问狐狸冬天里哪里弄来的鱼,狐狸就骗狼说是在河里自己钓的,办法就是把尾巴放到河水里嘴里不停的念叨:鱼呀鱼呀快上钩,大的没有小的也将就。结果尾巴就被冻在河里了,第二天早晨被到河边挑水的人看见用扁担把狼尾巴打断了,狼差一点没丢了性命狼狈逃跑。狐狸知道狼肯定上当受骗以后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就想办法到一家人家去偷人家的面酵子(一种北方人蒸面食使面松软的添加剂)结果就把东西都扣在自己头上了,出门的时候正好遇见狼狈不堪的狼跑过来,狼这时候要吃狐狸,结果狐狸就说:狼大哥,你可怜可怜我吧,我被人家把脑浆都打出来了,结果狼没办法,还得背这狐狸回家。这时候狐狸高兴的在狼背上哼道:稀奇稀奇真稀奇,挨了打地驮着个没挨打地。狼听见以后就问你说什么?狐狸马上就改口说,我说是挨了打地驮着个挨了打地,就这样。挨了打的狼把狐狸送回了家。

 

在三面红旗的年代里,人们的思想非常单纯(远没有现在这么复杂,社会进步首先表现在人们的思想进步了),那时候公社里号召打机井(因为我们那个地方属于缺水地区,为了保证生产队的地里庄稼的生长灌溉用水就得打井,在南方地区不存在)那些农民们都争先恐后的跑去干活(好象那时候的农民有使不完的劲)干活也是生产队上管饭,打井活动搞的热火朝天,有声有色。当时我感觉农民们打井的办法很有意思:一群人钻进一个像大摩天轮一样的东西,在里面来回跑,就那样地里被钻了很多很多的洞(反正我也没看见过用那些机井)。

那时候国家号召大炼钢铁,农民们也是积极响应,那钢铁是怎么炼成的呢?没有原料,各家各户就把自己家的凡是铁的东西都拿出来贡献给国家,甚至连门上的门锁扣都拧下来送给公社。家里的锅也给砸了,那时候要砸锅还怕人家听见不让砸,就用麻袋盖在锅上用镐头一砸“砰”的一声就砸坏了(那时候已经开始吃食堂了,反正家里的锅放着也没什么用了)。这是一开始的时候,后来干脆生产队上就不让农民自己做饭了,生产队上的人天天在房顶上放哨,只要看见谁家的烟囱冒烟就去家里把人抓到大队部`批斗。我小的时候经常去看热闹,批斗人不是跟你将什么道理,就是村民们站成一个圈,把挨批的人放在中间,上去一个人一推,这个犯了错误的人就不由自主的倒向一边,另外一边的人就把他再推向另一边,就这样一来推来推去,直到被批斗的人已经不能站起来了,就到此为止,然后就散会(这种办法叫传人)。但是那时候总的来说,人们还能吃得饱饭,基本上是衣食无忧。回家只管吃饭,吃完饭就下地干活,晚上回家以后村里有说书的(一种叫西河大鼓的民间艺术),大家就去听说大鼓书的,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其实三年自然灾害在我们那个地方并不十分严重,严重的是当时的大队(后来变成了公社)把我们村里的粮食都给拉走了,所以农民们才没东西吃了,当时我也不懂什么事,反正老是听大人们说,今年又是大丰收,不过就是没看见粮食到哪里去了,后来才慢慢的听说是叫大队给拉走了。

再后来,村里的食堂就散伙了,我们又自己做饭吃了,不过那时候也没什么粮食了。我记得有一次我跟哥哥去姐姐家回来饿的没办法了,掀开锅看见锅里有用野菜拌高梁面做的窝窝头(北方的一种食品)就跟哥哥每人吃了两个,不怎么好吃,不过肚子感觉不怎么饿了。中午母亲从地里干活回家发现锅里的窝窝头少了几个,就问是谁动了,我跟哥哥说是我们两个人吃了,母亲当时掉眼泪了,她说那是生的,还没上火蒸呢,母亲说要不是饿,怎么连生的都尝不出来呢。好在我们也没说什么,只是母亲心里难受了好几天。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6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