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黔中野草的博客

热忱欢迎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春天的美丽、夏天的狂热、秋天的收获、冬天的刚毅! 曾经有过当兵的经历,直到现在还不时回忆起那一片军绿。 建筑工程兵53师独立第131团九连战士,响应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在当年河北邯郸峰峰的总字355部队水泥厂9连当了4年多工程兵,复员以后又在贵州的三线中央企业干了30多年的航空总装试飞工作。 人生如汽车——后视镜小,那是因为你看到的已经是过去。前风挡大,那是你要着眼未来。

少年时代(一)  

2009-10-25 09:19:4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    学                                                     

  1965年的秋天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里唯一一所附带高中的中学——阜城中学。当时全县也不过只有三所中学(阜城中学、古城中学、崔庙中学)其他的两所中学都没有高中班。

阜城中学的教育质量是非常高的,我入学的那一年,学校的高考录取比例非常高,两个毕业班有60多个学生据说除了只有两个学生因身体原因以外全部被高等学校录取(不过那时候还没有二本及三本甚至四本之类的高等学府)。为此,河北省在我们学校召开教育工作会议交流经验,当然我也为能考入这所中学兴奋不已。

进入学校以后我被编进33班,我们班在学校是特长班、干部子女班,在我们班的后墙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状整整一个墙面。班上有学校的体育运动成绩保持者,有写作绘画的行家里手,有学习的尖子,有县领导干部的子女(大概有三个县领导的子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班上有一个叫孟繁重的同学,他写得一手好毛笔字,当时我们开设有“大仿”课,我们的校长(当地一个很有名气的书法家)常常在学校的大会上炫耀孟繁重的作品:大家看看,这是33班孟繁重同学的柳体字。据说孟同学的爷爷也是在当地很有名气的书法家,为了培养自己的孙子,光毛笔就用坏了好几枝。

上了中学,就和上完小不一样了,开的课程也比以前多多了,这时候我也才是真正接触到数学(原来就叫算术)、植物学、动物学、音乐(也才有了课本)、绘画、英语、语文、地理、政治等课程。

我记得我领新书的时候抱了一大摞,感觉非常新鲜。我特别喜欢新书的味道(不知道是纸的味道还是油墨的味道),我的学习也特别努力,因为学习的是一些全新的知识。学校的老师教我们也十分认真,在我的印象里有的老师的教学水平相当高,给我印象很深的是教地理课的老师,他上课的时候从来不照书本讲课,把教科书就放在讲台上,把手抄在衣服袖里,娓娓动听的给我们讲课,我们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很敬佩他,因为在所有的老师里他的岁数也最大。虽然不照书本,但是他讲课头头是道,只要你提出问题来,他就可以跟你讲你提的问题在书的哪一页里。

我们这些小孩子最怕的还是政治老师,小小个子,每天把他的皮鞋擦的铮光瓦亮,头发也梳的很亮向后背着,他有一种威严,只要他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原本很热闹的教室立刻会变的鸦雀无声,静的连有人把铅笔掉地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我们的绘画和音乐老师姓王,是个多才多艺的老师,很可惜在后来的文化大革命中死去了。我们的教导处主任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具体多大我们也说不清楚,只知道他的孙女比我们还高一年纪)。学校的生活丰富多彩,紧张而有规律。我们每天早上6:30分起床然后有半个小时的跑步,沿着学校门前的公路全校1000多师生浩浩荡荡的跑半个多小时,场面也很是壮观(前些天电视上报道说某地一辆疲劳驾驶的大货车正面撞上学校跑步的学生,可能情况和我们那时候差不多,只是我们那时候公路上还没有现在这么多车,一天也没几辆车通过)。跑步结束后还有早自习,然后开饭。晚上一般情况下有三节晚自习,9:30睡觉,10:00熄灯,学校在这方面管理很严格,我们的教导主任每天晚上亲自在熄灯的钟声过后在学校里巡查一遍,发现不遵守纪律的宿舍要严厉批评的。有一天,我们上完晚自习以后有点兴奋,熄灯的钟声我们完全没有听见,大家还躺在被窝里说话,就听见门外在喊:小兔崽子们还不睡觉!当时我们一下子听出来是教导主任的声音,吓得我们都缩进被窝里面蒙上头谁也不敢出声,过了半天老头见我们还没关灯,就自己进来把我们的灯(自己用墨水瓶做的小煤油灯)扔了出去。第二天早上起来,就看见我们那可怜的小煤油灯还挂在门前的小树上。

在学校的学习生活里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劳动课,我们学校有自己的校园,校园很大,里面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每周(冬季除外,因为那时候地里已经没有任何植物了)我们都有半天的劳动课,我们都很珍惜那半天的劳动,一方面可以不上课自由活动,另一方面还可以有所收获,因为校园的地里种了很多瓜类去劳动的时候除了我们的手以外我们的嘴也是不会闲着的,要不种那么多瓜干什么呀?

            

                                                 邢台大地震

在学校里我们都是住宿,吃饭就是自己从家里往学校背粮食换学校的粮票,学校食堂的伙食分粗细粮,除大米(那时候我们那边还没大米)和白面以外全部是粗粮(我们每个月有三斤细粮票是国家补助的,每个月我们都用它来买馒头解谗)。一般情况下我们是每个月回家背粮食一次,有的时候家里来人时也送来或者请来县城的人带来。学校的或是很便宜,大概每个月只要几块钱的生活费,不过那时候大家都很穷,更多的钱大家也拿不出来。我记得有一次,有一个同学无意从自己的衣服兜里翻出5块钱来,大家都感觉很惊讶,居然衣服兜里有那么多钱都不知道(当然也有家庭生活比较富裕的,比如我们班上那几个县领导的孩子。不过也没看见她们乱花过钱,那时候的领导对自己的子女教育还是很严格的孩子们也没说有什么优越感之类的,完全不像现在的这些大人和孩子们)。我们住宿是10个小孩子挤在一张通铺上,就连学校附近的学生也只能在周末可以回家。

1966年的3月5日正好是星期六,附近的同学都回家去了,诺大的铺上只剩下我们几个远处没回家的学生,我们就把那几个回家的同学的被子也盖上,暖暖的感觉舒服极了。我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早上三四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听见从女生宿舍(就在我们隔一条走廊的另外一排房子)那边传来了叫声,接着就听见房顶上传来了哗啦哗啦的响声,我们几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门窗上的玻璃也传来了爆裂的声音,我们大家都在喊:”别闹”(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有人在开玩笑),后来就有人说是在地动(那时候我们那边还不叫地震,叫地动,据老人说在地底下被玉皇大帝压着一条大鱼,因为触犯了天条被压在了地底下,只要鱼一翻身,地就会动)。当时我们还感觉很好玩的,第二天大家上自习的时候还在津津有味的说,就连老师们也在议论。突然老师们被召集开会去了,不大的工夫,老师们就全部回来了,脸上一脸的严肃,告诉我们的消息更是令我们震惊。今天早上的大家感觉到的地震是发生在邢台的大地震,砸死了不少人。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地震能砸死人这种说法,过去我们听说的地震也只是房顶上有响声,门镣吊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让人知道:啊,地动了,仅此而已。完全没听说过这么大的地震,居然还死了不少人。

从那以后,我们就不敢再回屋里睡觉了,大家就在操场上用两个板凳一对,铺上被子就睡,结果就感冒了不少人。后来没办法了,学校还是让大家回宿舍睡觉,不过不能插门。那时候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逃跑大家想了不少办法,原来睡觉头是向外的,后来就改为向墙,好在第一时间掀开被子就能跳下床铺跑出来,免得还要调头,我记得我们宿舍有一个大个子同学,他的被子不够长,于是就把被子的一头缝起来所以他的被子就像一个大口袋,这样就不用再挝过来了,结果在逃跑的过程中出了大问题了。有一次,又发生了余震,大家一掀被子跳下来就往外跑,他一掀被子就往床下跳,结果跳进了他的口袋里,连滚带爬摔在了地上,大家就从他的身上跑了出去,踩的他都快哭出来了。后来我们还笑话他,他再也不敢那么做了,赶紧把被子拆了。

我们上课的时候也就不敢关着门窗上课了,尽管那时候还是初春季节,外面的天气还冷的很。再后来连教室都不敢进了(因为时不时大地的还晃两下)就在外面的操场上上课没过几天,很多同学得了日光盲都看不见字了。学校没办法了,就动员全体师生动手动脚自己挖地窨子(各地的叫法不同,有的地方叫地窖),大家就在地窨子里上课睡觉,还好,那里面比宿舍里还暖和。就这样,我们在地窨子里上了好几个月的课,一直地震过去为止。

那时候我们对地震的认识还不怎么深刻,只是到了后来的时候时间长了,才慢慢的对地震的危害有了初步的认识,不过对于地震还是感觉很神秘,一天我们去校园劳动回来,正走在路上,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差一点就摔到在路上。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有什么不舒服呢,后来其他的同学也说都有同样的感觉,这时候就看见前面我们将要路过的村庄里尘土飞扬。原来我们又遭遇到了一次强烈的余震,村里一些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倒塌了,所以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就知道地震来临的时候是连站都站不稳当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